原文的文章在这里PDF版本在这里IN ENGLISH HERE. НА РУССКОМ ЗДЕСЬ

由于成本预估将超过好几万亿美元,主要设施发展遍及三个大陆上涉及到68多个国家,因此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很自然地吸引各种会员国家和工商界的注意。《Asia Insurance Review》采访了专门关注欧洲与独联体国家区域的百慕达Phoenix CRetro保险连接证券公司总裁吉里尔·萨符拉索夫(Kirill Savrassov)商量保险连接证券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风险转移选择。

作者:阿努普·哈娜(Anoop Khanna)

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应该是现代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基础设施发展方案之一。Phoenix CRetro Reinsurance公司总裁吉里尔·萨符拉索夫(Kirill Savrassov)指出,“由于其规模和地理的多样化,一带一路相关的项目肯定面临着各种挑战和风险,无论是方案倡议者和其他的所有参与者”。目前该方案实现评价范围在九千亿至几万亿美元,其中最大的金融压力和工作由国有企业承担。

险连券的机遇与挑

萨符拉索夫先生指出,“因为中国以及更多的国家,包括其周边国家需要基础设施的大量投资,(再)保险行业,其中保险连接证券界将面临一带一路项目相关的多任务机会和挑战”。

萨符拉索夫先生还强调,“作为保护免受天然巨灾影响的关键基础设施的手段,保险连接证券在世界各大洲已有有效的业绩记录,因此其不会放弃这样的挑战或者机遇”。

在美国、加勒比、拉丁美洲以及非洲,可以提供峰值保证的保险连接证券产业已经非常成熟,因此该产业也在中国市场上具备强大的机会。保险连接证券的解决办法发展及应用对“一带一路”的各种项目能够有力地促使整个亚洲风险转移行业的加速。

保险连接证券能够带来一带一路投资的相当可靠性

萨符拉索夫先生指出,“在一带一路的情况下,我们能获得正确时刻带来的优势,并且与美国为达到现有的保险连接证券应用水平而需要的时间相比,结果要更早出来。特别是香港和新加坡,这一类新的管辖区域自觉地发展这种业务需要的范围,且亚洲投资者越来越关注保险连接证券作为不授宏观经济周期影响的高收益的资产”。

“另一种促进剂是投资者现有的兴趣。保险连接证券将来的增长作为一种资产具有独特的类内多元化能力时,任何一种新的风险或者地理覆盖范围很自然地获得已投入保险连接证券的业界欢迎”。

一带一路倡议需要巨大的资金,因此私人企业也将在这个方面扮演重要的角色。

就目前状况而言,保险机构能够以权益融资或债务融资参加一带一路项目中。各种市场预测是证券化作为补充的融资方式即将成为地区性的承包人以及其他机构投资者,所以目前将风险转移到资金市场的保险机构范围应扩大。

萨符拉索夫先生指出,“这种工具应用使中国的投资者以及更宽大的亚洲业界更深刻地了解“一带一路”倡议,因此引起相当大的资金流入”。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大部分中国周边的国家主权信用评级低于投资等级,因此资产管理公司几乎不能使用保险连接证券之外的投资方式”。

一路的很多路线经过自然风险的通道

中国和参加一带一路方案的一些其他国家面临很可观的自然灾因风险。

萨符拉索夫先生指出,“在中亚设计的基础设施项目不仅是大量投资,也是进入国际贸易市场以及针对西欧和东南亚市场的经济再定位的方法”。

他说,“对当地国家来说,一带一路计划中的一带,会通道穿过很多欧亚大陆活跃的地震带”。

“所以考虑到中哈边境靠近阿拉木图的霍尔果斯作为全世界最大的无水港、中东亚内大量公路和铁路扩展以及各种基础设施改善,稳定性元素和适当的防灾措施具有重要的战略性的意义”。

地区保渗透度

参与“一带一路”的大部分国家没有发达的保险市场,保险渗透度低到极低。一些国家还有些当地问题,即再保险保护主义,缺乏大规模的项目经验,也会造成影响。

“在毁灭性的巨灾情况下,国际金融机构或捐赠国的支援以及保险连接证券方式(作为非关联的方法)成为峰值风险保护和巨灾融资的极少数方式之一”,萨符拉索夫先生指出。

在该地区的国家中,一带一路中的至少三条 «腰带» 走廊正经过欧亚大陆最受地震影响的地区之一,如果不是世界意义的话

他说,“缺乏投资评级使其他私人融资方法成本高或者复杂”。

“从此,对中国作为该项目成立国家以及整个一带一路发展中参加国家来说,为了战略性的稳定性,该方案评估以及促进保险连接证券作为风险转移方式代表很重要的因素”。

中国方和西方区域之经济不平衡

萨符拉索夫先生说,“中国的政府使用“一带一路”解决东方和西方区域不平衡的计划是另一种挑战,其中新疆、西藏、青海和甘肃四个省是中国经济研究所自由市场指数最低的”。

他指出,“这些省份特点是国有企业集中程度高,因此需要中央政府分配大量融资。所以这些区域融入地区性的经济比投入更多的政府金钱应该是更好的选择”。

“但是这会造成一些原则性的问题,如果涉及到自然巨灾防护。国家对关键的基础设施承担基本的责任,同时其可保险性也许有限制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家会面对一些关键的设施元素没有可保的利益”。

2012年,超级风暴桑迪横扫了美国东北部,其作为全世界中经济最发达(即最投保的)区域之一,但是才有整个经济损失百分之五十已有保险。

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家或地方政府水平上参数再保险和保险连接证券工具作为正确的解决办法

以墨西哥作为保险连接证券工具最老的投资者之一为实例,帕特里夏飓风和恰波地震发生后几周之内,其分别取得了五千万和一亿美元作为参数巨灾债券相关的赔付。

险连券将促使更好的风险了解和模型

该地区内推广保险连接证券产品应发挥正面的副作用。任何保险连接证券工具需要很透明的界限明确的支付机制,同时也需要风险了解以及其核算。

萨符拉索夫先生说,“我们的行业里有卓越的说法:如果你不能预测问题,你也不能管理,因此你也不会提供融资。所以无论要选择哪一种保险连接证券工具,最后其将结合某一种建模方式,而其将相应地增强巨灾稳定性和风险管理能力,并促进参数(再)保险至巨灾债券范围内所有的产品种类应用”。

他说中国还有另一个很流行的说法:三级公司做产品,二级公司做技术,一级公司制定标准。

萨符拉索夫先生指出,“当然,该说法能用于“一带一路”这个方案。由于其规模和重要性,其能够在全亚洲和其他的地区内制定基础设施方面的保险连接证券标准。其即将成为保险连接证券在全世界内最大的目的地之一”。

他说,“我们真诚地相信,通过使中国在中央、地方或伙伴国家水平上关注潜在的保险连接证券应用,其不仅获得战略性的巨灾融资解决方式,但是成为整个风险转移行业的驱动力量”。

 

2 Responses

Trackbacks/Pingbacks

  1. ILS potential within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 Phoenix CRetro
  2. 一带一路国家与保险连接证券 | Phoenix CRetro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