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17日 Intelligent Insurer 原始采访译文。 PDF版本在这里

通过与“一带一路”倡议相关的项目获得中国投资的中亚和东欧国家,应使用参数化主权巨灾债券来确保自身免受自然灾害的风险。

这是保险连结证券(ILS)和主权风险转移专家基里尔·萨符拉索夫(Kirill Savrassov)的观点。

萨夫拉索夫指出:《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对中亚和东欧的全面保护方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中国将数百亿美元投入了该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但实际上,其中连一个项目也没适当地投保物理伤害的险,尽管该地区面临着地震和其他自然灾害的高风险》。

在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或塔吉克斯坦等国家,问题不是地震是否要发生,而是何时要发生,并且其毁灭力量多大。

自然灾害会破坏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帮助该地区发展的许多基础设施项目。如果建造后这种项目因地震而摧毁,那么东道国仍将欠缴中国的贷款,但是不会从基础设施投资中获取收益。

新兴市场通常易受自然灾害的影响。根据Swiss Re瑞士再保险的数据,发达经济体的巨灾风险覆盖率为35%,而新兴经济体仅为6%。

萨夫拉索夫说,尽管保险缺口到处都是巨大的问题,但对中国西北与西欧之间的“一带一路”过境国来说,该问题要大得多。

他指出:《极低的保险普及率,不够发达的市场以及某些情况下的保护主义使保险在宏观层面上不可行,并显示了灾害风险转移的其他策略和手段的必要性》。

因此,新兴市场国家的政府正在寻找创新的方法以便增强其获得融资的能力来实现灾难反映,恢复和重建。萨弗拉索夫认为,参数化主权巨灾债券是新兴市场解决其风险融资挑战的最逻辑,最有效的方法。

他说:《实际上,这是切实可行的唯一工具》。

萨夫拉索夫指出,地缘政治分裂使东欧和中亚无法实行区域资金池安排,而世界银行的或有信贷工具过于政治化。

他补充说:《该地区显然受到中国和俄罗斯的影响,而世界银行则是美国主导的。这使参数化债券方案成为唯一的中立务实的选择》。

萨符拉索夫欢迎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采取措施发展保险连结证券业务,该业务由新加坡政府全力赞助。香港被预测将会与新加坡竞争这一业务,从而鼓励保险连结证券在亚洲和全球的增长。

这应该提高这些创新的保险产品的知名度,并鼓励地区政府使用以确保在发生自然灾害时他们能够获得足够的保险。

萨符拉索夫说,随着市场增长,投资者将越来越多地受益于保险连结政权工具的类内多元化。

他认为,在新冠病毒时代,世界银行大流行债券的实现表明,参数化主权债券整体上是一个好主意。

他说,大流行债券的实现已得到了一些合理的批评,可能需要对其结构进行调整和重新校准,但事实上其起到了作用,因此这是概念的证明,只需要做一些微调。

他补充说:《总之,联合国和国际金融机构为鼓励政府在适当的水平上应对灾害风险融资所做的工作很有价值》。

他说,这些努力将使发展中国家在面临毁灭性的自然灾害时具有可持续性和宏观经济稳定。

萨符拉索夫预测,健康的参数化主权巨灾债券市场会在未来五到七年内出现。

他说:《只要发生一个交易,则会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一旦逻辑被接受了,事情就会很快发生》。

他指出,前苏联审计业务的快速发展证明了市场能够在适当条件下快速变化。

萨夫拉索夫说:《1990年代,前苏联没有国际审计的市场,人们乐于采用当地的标准和公司》。

连银行都不感兴趣。但是随着与西方国家贸易的增加,人们意识到必须遵守国际标准,现在每家大型公司都在使用。

市场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花了二十年。我相信参数化主权债券也会一样。

* * *

类似题目:

2 Responses

Trackbacks/Pingbacks

  1. Parametric sovereign cat bonds: the way to insure the Belt and Road | Phoenix CRetro
  2. ILS increasingly attractive in the face of COVID-19 | Phoenix CRetro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