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 PUBLICATION HERE 中国香港(2019年4月3日讯)— 亚洲开发银行(亚行)年度经济旗舰报告《2019年亚洲发展展望》表明,亚洲地区面临的灾害风险不断增加,亚洲发展中国家急需建立应对机制,在灾害发生前通过完善规划、制定政府预算并鼓励保险投入,增强应对能力。 亚行首席经济学家泽田康幸(Yasuyuki Sawada)先生表示,“每五个受自然灾害影响的人中有四个生活在亚洲。虽然近年来亚洲率先减少灾害风险,但仍需采取更多行动,从而在国家和社区层面着手解决脆弱性问题并制定应对措施。” 灾害通常更容易对贫困和边缘家庭、小企业以及太平洋岛国等小而偏远的国家造成重大影响。尽管气候变化加剧了自然灾害,快速城镇化也使风险不断增加,但自1980年以来,亚洲地区仅有8%的自然灾害获得了保险赔偿。

原文的文章在这里。PDF版本在这里。IN ENGLISH HERE. НА РУССКОМ ЗДЕСЬ 由于成本预估将超过好几万亿美元,主要设施发展遍及三个大陆上涉及到68多个国家,因此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很自然地吸引各种会员国家和工商界的注意。《Asia Insurance Review》采访了专门关注欧洲与独联体国家区域的百慕达Phoenix CRetro保险连接证券公司总裁吉里尔·萨符拉索夫(Kirill Savrassov)商量保险连接证券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风险转移选择。 作者:阿努普·哈娜(Anoop Khanna) 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应该是现代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基础设施发展方案之一。Phoenix CRetro Reinsurance公司总裁吉里尔·萨符拉索夫(Kirill Savrassov)指出,“由于其规模和地理的多样化,一带一路相关的项目肯定面临着各种挑战和风险,无论是方案倡议者和其他的所有参与者”。目前该方案实现评价范围在九千亿至几万亿美元,其中最大的金融压力和工作由国有企业承担。

ORIGINAL PUBLICATION HERE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has told senior officials to strengthen their ability to prevent and defuse major risks to ensure sustained and healthy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social stability, according to the Xinhua news agency. In his speech, Mr Xi who is also general secretary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CPC), highlighted […]

这里的原始出版物 指数巨灾债券可以帮助东南欧,中亚,高加索,独联体以及土耳其等国家和地区应对自然灾害风险的保障缺口。Phoenix CRetro首席执行官基里尔·萨夫拉索夫(Kirill Savrassov)是一个富有经验的百慕大保险链接债券(Insurance-linked securities, ILS)专家,今日巴登巴登报对其进行了专访。 鉴于低保险深度(低于2%),再保险贸易保护主义和日益严重的气候变化等诸多因素,独联体国家需要通过替代工具来转移灾害风险,这正是保险链接债券(ILS)市场确实可以解决的。 他指出该地区历来饱受自然灾害之苦,其中地震是最具破坏性的。在2005年至2014年期间,该地区发生314起自然灾害事件,影响了1100多万人并造成6万多人死亡。这些事件造成了约25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但却很少有保险承保。萨夫拉索夫补充说:“自然灾害对我们的影响不仅是其造成的死亡和伤害,还会对幸存者和国家造成持久的经济影响。自然灾害不只破坏家园和田地,甚至阻碍多年的经济增长。“ 联合国国际减灾战略署在新发布的报告《1998-2017年经济损失,贫困和灾害》中评论了自然灾害对中低收入国家的影响。报告指出气候变化在引发世界各地的灾害损失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这种情况在未来很可能一直持续下去。尽管富裕国家承担着更大的经济损失,但灾害对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造成的影响是不成比例的。由于缺乏灾难导致发展中国家经济损失的分析,这意味着报告中引用的数据只是“冰山一角”。 因此萨夫拉索夫引用了上个世纪的一些重大事件,包括1948年的阿什哈巴德地震导致几乎土库曼斯坦10%的人口死亡;1966年塔什干地震摧毁了该市的大部分建筑;1988年的Spitak地震导致近5万人死亡,13万人受伤,51.7万人无家可归,甚至影响了全国约40%的生产能力。此外由于气候变化,巴尔干地区目前将极端天气事件视为新的“正常”事件,特别是洪水。例如2014年巴尔干洪水造成的损失相当于塞尔维亚国内生产总值的近5%,波黑国内生产总值的近15%。 “灾难发生时,必须立即采取措施保护幸存者,并提供临时住所和紧急食品和衣服,重建房屋,重建该地区的基础设施。如果要有一个让每个人都受益的解决方案,很可能是政府在国家层面上提供的。” 在提高保险深度方面,萨夫拉索夫认为转移国内灾害风险并不总是采取保险的方式,尤其是涉及到关键基础设施的时候。另一个问题是保险需要损失证明,具体所付金额仅仅依据赔偿基础,他指出整个过程可能非常耗时并且会延迟资金的支付。某些国家的再保险保护主义也可能限制本地参与者进入市场,反之亦然,这使得其在发生重大灾难时难以为政府提供保险。 联合国和国际金融机构在保险链接债券(ILS)上的积极态度以及迄今为止良好的业绩,使得ILS成为了不同地区和政府在灾害风险转移方面的一个不错的选择。鉴于具体要求不同,通常此类解决方案都需要量身定制,但在萨夫拉索夫看来巨灾债券是非常适合东南欧,中亚,高加索地区和独联体等区域的。 萨夫拉索夫最后总结说到,经过十年的稳步发展,保险链接债券(ILS)已经成为了一个超过1000亿美元资产且业绩强劲的市场,因此受到养老基金等机构投资者日益增长的青睐,并拥有创建和发展独立透明参数触发的能力。ILS基金管理战略不仅为政府提供了良好的巨灾风险解决方案,而且可以为资本市场提供集团内部多元化资源配置以抵御新兴风险。

   pdf版本 保险相连证券作为一种资产投资 巨灾债券(Catastrophe bonds,简写为 CAT bonds),属于更广泛的保险相连证券 (Insurance Linked Securities,简称 ILS)的类别。ILS 是把保险业的风险转移到资本市场,并由投资者承担相应风险的金融工具。最近随着买家市场和政府机构越来越频繁且广泛的承保巨灾债券,以便紧急救援和重建,防止破坏性事件的发生。在世界银行和联合国的大力支持下,这些举措被视为在宏观层面上重要的解决保障缺口方案。

承保透明且容易理解的的巨灾债券(包括使用指数触发的债券)可能成为新兴经济体的一种最有效的风险转移工具,并在宏观层面上解决保障缺口的问题。Phoenix CRetro 首席执行官基里尔·萨夫拉索夫 (Kirill Savrassov),百慕大ILS领域专家,今日巴登巴登栏目对其进行了采访。 萨夫拉索夫认为,对于面临多种灾害威胁和处在历史和地理上的高峰带的大国而言,那些突如其来的破坏性的打击,可能对整体经济发展产生非常不利影响。“我们承认,当地市场发展的速度仍然很慢。经过25年的自由发展,整个中欧和东欧地区的保险市场平均普及率只有2.5%,而前苏联国家地区的数字要低得多,” 萨夫拉索夫提到。他认为ILS机制不仅可以为各国政府提供可靠的保护,获得更快地恢复灾后财务保障,而且有助于解决普及率低和整体未参保的问题。